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>全國
 
推薦:
字體選擇:
 
吉林榆樹:產糧大市邁向農業強市
日期:2019-06-06 12:40 作者:岳富榮 李家鼎 來源:人民日報
 
下載文件:  

  對170多個品牌的大米層層篩選,國內外數十位“鑒米專家”現場品嘗……去年10月,在中國·黑龍江首屆國際大米節上,吉林省榆樹市兩個大米品牌入選“2018中國十大好吃米飯”。

  “一位外國評委向我豎起大拇指:米粒飽滿、晶瑩透亮、口感彈軟潤滑、氣味清香微甜。”榆樹市糧食局副局長紀鳳祥對評比當天的情景記憶猶新。

  肥沃的黑土地、豐沛的松江水,讓榆樹糧食生產“天賦異稟”。全市耕地面積39.1萬公頃,糧食產量保持在70億斤階段性水平,連續多年居全國前列。“榆樹始終為保障糧食供給不懈努力著。”榆樹市農業局副局長孟繁野表示。

  走進新時代,榆樹人不忘農本,從產糧大市向農業強市邁進,“強農興市”的交響曲在黑土地上奏響。

  務農重本 農民收入節節高

  土橋鎮小鄉屯地處半山區,土壤貧瘠、水災泛濫,屯附近有個叫白頭溝的地方,50多年前曾流傳著這樣的順口溜:“白頭溝,小雨扒層皮,大雨沖溜溝,莊稼年年種,十年九不收,費工又費力,年年白到頭。”

  全屯73人,能下地干活的只有19人,因為常年吃“返銷糧”,外人都管小鄉屯叫“養老院”。

  小鄉屯人的臉面掛不住。1963年,生產隊政治隊長齊殿云召集全屯老少開了一個會,70歲的村民李淑珍仍然記得當時的情景:“齊大娘揮著手說,‘只要大家有志氣,抱成團,再窮的山溝也能變樣!’”當年春天,齊殿云帶領7名婦女,大戰45天,硬生生挖出11條排水溝、45條順水壕,“八女治水”的故事就這樣流傳開來。

  幾年后,小鄉屯大變樣:山坡有梯田、荒野成平原,稻谷飄香、玉米金黃……

  40多年后,距小鄉屯僅5里遠的光明村,出了一個“小齊殿云”。這個叫楊嵐的“80后”在家鄉發現了商機:隨著農村種植業結構調整,大量勞動力從傳統農業中解放出來,很多人缺乏就業技能和創業愿望,農閑時節搓麻將、飲酒,游手好閑。2000年以后,食用菌行業變得紅火起來,而她的婆婆正是當地有名的“種蘑高手”。“有技術、有市場、有閑置土地和勞動力,那還等什么?”楊嵐說,2002年,她靠著種蘑菇便凈賺5萬元,企業很快發展壯大。

  “我是聽著齊殿云的故事長大的,一人富算不上成就,能夠‘造富一方’,才能彰顯人生價值。”2011年,楊嵐聯合5人發起成立食用菌種植合作社,很快,“小鄉屯”牌食用菌便名聲大噪,合作社的規模也越做越大。8年來,楊嵐已帶領當地2000余人走上致富路,合作社社員年人均增收2萬元以上。“盡管時代變遷,但榆樹人要想致富,一是離不開艱苦奮斗,二是離不開黑土地。”楊嵐說。

  榆樹市《政府工作報告》顯示:2018年,榆樹市持續加大農業投入,建設高標準農田16.7萬畝,并完成“引松入榆”項目管線鋪設、卡中攔河閘除險加固和三道河治理等涉農工程;2018年,榆樹市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達到14395元,同比增長6.6%。

  “農業是榆樹的‘根’,抓牢根基,農民才能持續增收,‘老榆樹’才能‘根深葉茂’。”孟繁野說。

  科技興農 告別“靠天吃飯”

  農業出路在現代化,農業現代化關鍵在科技進步。2010年,榆樹市被確定為國家級現代農業示范區,全市就把“科技興農”戰略擺在了突出位置。

  “榆樹的農機化起步較早,很早便在玉米的耕種及后期加工環節實現了機械化。”孟繁野說。

  農田用水全部改入地下管網,從種到收實現全程實時監測,高強度塑料制成的田埂既能隔水還能節省空間……保壽鎮民悅農機種植專業合作社內,理事長陳洪良介紹:“灌溉管網鋪設后,合作社農戶已徹底告別‘靠天吃飯’。”

  輾轉榆樹多地,聽到最多的一句話便是:“不重視科技投入,農業就沒有大發展,農民腰包就鼓不起來!”目前,全市全程農業機械化水平達到93%。

  “秸稈還田讓土地‘漲了勁兒’,大旱之年,莊稼也能出落個八九不離十!”八號鎮晨輝合作社理事長劉臣說,這項技術有效實現了保水保墑,成為豐收至關重要的因素。

  榆樹市農業局相關負責人介紹,截至2018年,榆樹全市推廣秸稈歸行全量還田免耕播種保護性耕作技術面積5.5萬公頃,占玉米種植面積的近20%。

  開拓創新 新型農業經營主體涌現

  位于五棵樹鎮廣隆村的天雨機械種植專業合作社,和別家不太一樣。

  “農業要想現代化,農民辦的企業先要實現現代化。”合作社理事長叢建對現代企業發展有自己的見解。經過慎重考量和股東表決通過,天雨合作社在前些年就進行了大面積的種植結構調整,在全市率先走上了大規模農業差異化發展的道路:少種玉米,主種大豆、高粱、谷子、花生,還自辦了一間植物油廠。

  “一次看似有些冒險的主動求變,讓我們搶占了市場先機,企業年收入已達千萬元以上,股東分紅年年漲。”

  同樣坐落于五棵樹鎮的田豐機械種植專業合作聯合社,則進行了一場更為大膽的“試驗”。

  “我們的‘精髓’便是土地托管,與傳統的土地流轉方式不同,托管就是對農民的田地實現從種到收的全程機械化服務,合作社與農戶共擔極端災害等不可抗力帶來的風險。”聯合社負責人陳卓介紹,每年秋收時節,農戶可以在全市同等地塊中選出產量最高的一塊,以此為標準,合作社為其支付托管費用。“從這些年的情況來看,土地托管的收益普遍高于土地流轉10%至50%。”

  如今,由陳卓擬定的首份土地托管的合同文本,已成為吉林省土地托管的正式文本,這種形式也在吉林省乃至全國逐漸推廣開來。

  70年砥礪奮進,昔日“產糧大市”正快步奔向“農業強市”,“到2020年,榆樹將在全省和全國糧食主產區率先基本實現農業現代化。”孟繁野透露。

  相關鏈接
2019-06-06
2019-06-06
2019-06-06
2019-06-06
2019-06-06
2019-06-05
  最近瀏覽信息
11选5任选3稳赚计划 濮阳市| 陵川县| 措勤县| 阿合奇县| 龙山县| 罗田县| 普定县| 承德市| 交口县| 静宁县| 宿州市| 河津市| 华容县| 阳春市| 郸城县| 长乐市| 合川市| 黔东| 海阳市| 台前县| 白玉县| 通江县| 宣恩县| 汝南县| 丹东市| 永新县| 夏津县| 高要市| 沧源| 清流县| 德清县| 庆元县| 唐山市| 秭归县| 中方县| 廉江市| 邢台县| 松江区|